admin欢迎访问山东画报!注册会员 登录

提笔天外想稚璞见真情——张宙星的艺术情怀

2014-09-25 14:38:19  浏览次数:1

向日葵 纸本 48cm×60cm

文-张淼 欧阳乾

  艺术,是发乎心境的东西,尤其是绘画,更是一种我手表我心的技艺。无论是中国的徐渭、八大山人,还是西方的梵高、毕加索,他们都以生命证明了绘画的最高境界是“返璞归真”。“返璞归真”是一种赤子之心,是大巧不工,是重剑无锋。很多艺术家,终其一生跋涉在这条路上而不得其要领,而张宙星,一位山东汉子,却开启了这扇艺术的大门,进而登堂入室。

  张宙星,祖籍山东莱州,1957年出生的他具有多重身份:历史文化学者、兼职教授、专栏作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可以说,这每一个身份,都散发着浓郁的文化气息。而现在,引领他来到又一个艺术殿堂秘境并让他乐此不疲至今沉醉其中的却是这样一件事——绘画。

水仙图 纸本 48cm×60cm

  张宙星出身于绘画世家,其父张加洛以中国水墨画出名,但张宙星却一反常规,并未沿袭家传所学一路走下去,而是独辟蹊径,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艺术世界。他并非科班出身,也曾坦言自己的美术功底并不深厚,甚至谦虚地说自己不会画画。但凡是看过他画的人,包括一些专业画家和评论家,却无不为之感到震撼。从2007年开始提笔作画,到现在也不过七八年时间。前几年第一次见他的画是他的“彩墨鱼”系列作品,当时就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别人用水墨画鱼,多是传承传统,或工或写地表达一些安乐吉祥的题材,而他笔下的鱼则以放纵的线条、大胆夸张的构图、浓墨重彩的颜色给人带来十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最让人称奇的是,他那寥寥几笔却又夸张为几近几何图案般的鱼儿,居然拟人化地有着喜怒哀乐的表情!当问及为什么如此表现,他说他的“彩墨鱼”系列作品,只是借鱼儿的意象表达他自己的情感和情绪,更多是的对大千世界的一些观察和思考。

菊花纸本44cm×96cm (澳门基金会收藏)

  前不久,忽然听他说应澳门基金会邀请,8月份在澳门办展的消息。本以为赴澳门展出的是他的“彩墨鱼”系列作品,哪成想从不按常规出牌的他又带给人新的惊奇。从接到澳门基金会邀请,到8月份办展,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再次突破自己,赴澳办展的50幅作品题材居然全部取自他家乡最寻常的“瓜、果、花、木”!这次,让人吃惊的不仅仅是他在绘画题材上的自我突破,而是他在绘画语言上大胆求变和更具个性化的鲜明风格。“瓜、果、花、木”系列作品和其“彩墨鱼”作品一样,仍以水墨技法为主,也仍然取传统大写意笔法,但与许多中国大写意画家不同,除用墨用色更加大开大阖、线条更加肆意奔放外,在极其简约的浓墨重彩里和朴拙稚巧的表达里,让人依稀看到了西方油画作品的效果和境界。看这些作品,其线条和意象、笔墨完全是中国的,东方的,想象大胆而奇特,挥洒自由而奔放,让人不由得猜想是否受徐渭和八大山人等的影响,而其色彩的单纯和强烈、构图的简约和抽象以及沉着霸气的泼墨重彩,又让人似乎看到了梵高、莫奈和毕加索的影子。在这里,稚拙和厚重并存,东方和西方融汇,中国传统的笔墨纸张和颜料,营造出根植传统却又突破传统妙造自然的极具视觉张力的氤氲世界。吴冠中说过,“用东方的墨去吞西方的色”,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窃以为他笔下体现出的就是这种境界,或者说暗合了这种境界。对于这个问题,张宙星曾谦逊地说,我不会画画,也不懂画,虽然也看过许多名家大家的作品,但真的并没有从理性上认真思考过这些问题。我只是想表达我心中的情感和情绪而已。他从来不认为技巧是表达的终极目的。用他的话说,他要表达的只是“心中的自己和自己眼中的世界”。

提示:以上为文章内容节选,如需查看全部内容,请购买完整杂志,版式更完整,内容更精彩!

声明:本文由《山东画报》http://www.sdhbs.com.cn/(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合作伙伴授权提供。

相关文章:

·著名画家李卡艺术作品赏析

·纯净天然的艺术境界——宋丰光、张锦平的水墨新作

·铁路书画艺术家掠影

·静水流深润无声:远宏的艺术境界

·翰墨丹青谱华章——伟凡先生的书法艺术之路